所有的孩子的坚持其实都是家长的坚持

  “胡说”公号坚持日更原创文章,发表的网络课程辅导广告,都经由胡老师的认真审查。眼下,网络授课已经成为中小学生课外学业的途径,大家可酌情尝试。网络上的理财广告,只要让您掏钱存储的,请一定提高警惕。

  得病后的时光里,我守着一份孤单和煎熬。周遭的世界,像是一张静谧的网,结结实实地把我包裹起来。

  日子哪像常人想象的那么惬意啊,病休病休,是忍受着病的折磨在休息。家乡的雾霾终于散去,但是放化疗的后遗症像个缠人的魔鬼。鼻塞、耳鸣、口干舌燥、牙龈溃烂,即便是小小的折磨,零敲碎打,也极为烦人。

  周末,或者是寒暑假,我在卧室的书桌上敲打文字的时候,小儿子胡小鸿在隔壁书房里学习。通常,我一坐,就是三个小时。我偶尔看小子,小子一坐,也是三个小时。

  我对小子说,你看,爸爸得了癌症,还在坚持,坚持着写作,坚持着养家糊口,你呢,是学生,就要坚持学习。爸爸一坐三个小时,你呢,也要坐住。

  任何一个父母,无形中都在给孩子做着表率。如果你希望孩子沉浸于学业中,那么,你一定要做表率,提要求,做一件充满正能量的事儿,坚持下去。

  所有的孩子的坚持,其实都是家长的坚持。孩子的言行,都是仿照家长亮出的标杆。坚持未必一定成功,但是,不坚持肯定不能成功。

  2016年3月,我组织了一个天亮诵读团。起初,只有三五人,如今已经壮大成50多人。头一年的那批学生,如今已经有七八个考进了衡水中学实验学校,他们至少在小学阶段,是当之无愧的学霸。

  天亮诵读团的规则是,每天早上6:45前,参加晨读的学生必须在群里发布晨读的音频,晚一分钟也不行。晚了,则要罚红包,写检查。罚红包,通常是10元,没有谁会心疼这点钱。但是,写检查需要劳心费神,字数少了,我还会毫不留情地要求重新写。

  不少家长和学生加入天亮诵读团后,觉得很新鲜,最初的一段,会表现得很积极。但是,诵读团的规则很严格,每天都必须晨读,若非生病,不许请假,节假日也必须坚持。慢慢地,就有孩子早上睡不醒,家长就会罚红包写检查。熬了十天半月,就会有家长和学生退出。

  在学生晨读之前,操心更多的是家长。家长要先起床,唤醒孩子,监督孩子晨读,再把音频发到微信群里。孩子继续晨读,家长则忙碌着做饭,伺候孩子,送孩子上学去。

  所有的孩子的坚持,其实都是家长的坚持。孩子的言行,都是家长严格要求并率先垂范后的结果。每一个学霸的养成,背后都是父母陪伴孩子学习的决心。

  孩子的品质,无论是优良,还是低下,都有一个明确的参照物,那就是身边的家长。所谓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,其实就是这个道理。

  孩子之间的差距,其实就是家长之间的差距。譬如,在天亮诵读团,那些坚持了两年的优秀学生,并不是他们自己天生爱早起,爱晨读,而是背后的家长,一直在坚持陪伴着孩子晨起早读。

  接下来,就是持久地坚持。丁父陪着孩子练球,不允许小丁有任何一个错误。丁俊晖说,那几年没日没夜地训练,一天训练时间都是在12个小时以上,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训练。

  7岁的郎朗学钢琴,曾经产生过无数次放弃的念头,但是郎爸爸坚决不同意。郎朗本人也曾委婉表示过,如果少挨一些父亲的压迫,那是更好的。可郎朗还明确地说:“如果没有我爸,肯定没有今天的我。”

  近乎偏执的坚持,才赢得超出常态的成功。日常生活中,我们很多家长,在陪着孩子学习了某种技能后,孩子累了,提出退出,家长就没再坚持。试想,郎朗当年学钢琴累了,打退堂鼓,如果郎国任妥协了,现在的郎朗,又当如何了呢?还能收获今天的成功和辉煌吗?

  相比起做题,看电视更能令孩子们神情愉悦。相比起读书,玩手机游戏更能令孩子全神贯注。相比起上辅导班,户外的出游,更能令孩子们兴高采烈。

  所有的进步,都意味着身心的付出。孩子们不喜欢、不感兴趣的的事总是很多,但是,做出一些成绩,成就一项事业,从来不是有兴趣才能做好,往往是投入的过程中,越来越感兴趣。

  这就不难解释,为什么有的孩子做奥数题不知疲倦,有的孩子写作文不知疲倦,有的孩子博览群书不知疲倦。这是因为,他们在这个过程中,感受到属于自己的乐趣。

  在成长的岁月里,孩子们往往没有什么判断力,譬如,玩手机总比写作业更令他们舒畅。此时,家长不能让孩子自己选择爱好。唯一能给予引导、指导的,就是家长自己,挺住就是一切,坚持就是成功。

  孩子叫嚷着学美术,学了半年不喜欢了,就改学钢琴。弹了三个月,太累,又不喜欢了,就换了跆拳道。家长们会说,要尊重孩子的意愿,不强迫他做不喜欢的事。

  胡子宏,毕业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,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20多年来在全国及港澳台400多家报刊发表了200多万字的散文随笔。作品有8篇(次)散文入选大中学课本、阅读教材、考试试卷。大力倡导“平二代”通过刻苦学习,改变自身命运,实现社会阶层的逆袭。鼻咽癌患者,康复中。商务合作联系电话和微信: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版权所有